战场上死里逃生的英雄,谁能帮他续命

2019 05-05 发布      标签: 其他

项目概况 执行进度(1) 项目反馈(0) 捐款记录

前几天,客栈里来了几位对越自卫还击战参战老兵,他们是去麻栗坡烈士陵园祭奠牺牲的战友返程路过,闲谈中给我讲述了战友冯剑的事。在他们看来,冯剑的事就是所有参战复转军人的事,是天大的事。由于近几年生活在普者黑,距离当年的中越战场老山并不远,每年都会遇到奔赴麻栗坡祭奠战友的老兵们,也曾与他们中的一些人有过接触,成为朋友。我的父亲是军人,我从小在军营里长大,更能理解军人,深切感受到他们保家卫国的赤子情怀。情之所至,他们在我心里投下的石头渐渐成山。

image.png

老山,位于云南省麻栗坡县,与越南接壤,是重要的军事要地。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后,越南当局利用我军撤兵之机,占领了以前双方从没有驻兵防守的老山、八里河东山等边境奇线山峰,并修建了许多永久的防御工事,在我天宝橡胶园和许多农田中密布了大量地雷,同时不断向我边防军民开枪开炮,严重侵犯了我国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,破坏了边境军民的生产生活。 收复老山战斗打的十分激烈,数千名年轻的中国军人“当祖国发出战斗的号令之后,我们就冒着硝烟与敌人博斗”,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中国军人之歌, 老山之战,对长达10年之久的中越战争,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。

翻阅当年的战争史,我仿佛站在他们中间,在山坡上,在丛林中,看着他们忘我杀敌、血溅疆场,一个一个倒下去,血肉融于泥土。活着的,再挣扎着爬起来奋不顾身地向前冲。硝烟弥漫天空,残躯落满大地,我的耳边枪炮声隆隆,久久回荡着。在万千身影中我看见了冯剑,一个二十岁的青年,稚气未脱,风华正茂,他快速穿越枪林弹雨传达作战讯息,突然,脚下一个地雷瞬间炸响,他倒在腾空而起的烟团里。我吓住了,伸出手,想拉他起来。烟雾散去,眼前是已然苍老的他,白发、皱纹、扭曲变形的脸,含混不清的求助声……躺在病床上,眼神无助又满含期待,等待他的妻子筹钱回来。泪眼朦胧中,两个冯剑交替出现,一个青春蓬勃踌躇满志,一个经风历霜瑟瑟如暮秋,光阴啊,为什么,我竟无法将这两个影像重合成一个人!

冯剑的境遇深深触动着我,我想,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,为冯剑,也为那场战争中倒下和活着的生命。三十五年过去了,当年义无反顾为国拼命的军人们,你们现在还好吗?

得知冯剑的事,我当时就与冯剑视频对话,写作过程中又多次与冯剑及冯剑的妻子、战友沟通,了解情况。

冯剑,1964年8月生于四川巴中,1982年10月入伍,服役于原昆明军区第14军40师118团9连,任连部通信员。1984年4月28日冯剑参加了收复老山战斗,作战英勇,荣立三等战功并火线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在攻打老山50号高地时,冯剑触发跳雷负伤,致爆震性脑震荡,爆震性耳聋,被评定为三等甲级战残。1986年,冯剑参加了云南安宁扑火救灾,表现突出,再次荣立三等功。同年十月,退伍回乡。

image.png

2016年1月,冯剑赴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祭奠战友,情绪激动,返程中突发性脑干出血,高血压性心脏病,送安宁市人民医院抢救。家中微薄积蓄顷刻耗尽,在原班长、战斗英雄史光柱担保、奔走呼吁下,为冯剑筹齐救命钱,昏迷一个多月后,冯剑总算保住了性命。

目前,冯剑中枢神经脑梗阻,视物模糊,面部扭曲,说话含糊不清,不能行走,失去自理能力。冯剑每个月有两千元伤残军人补贴,平时和妻子在一所学校做工,重病后昂贵的医药费,令他背负了十七万多元的债务。想着以后没有着落的治疗康复费用,这位昔日战场上舍生忘死的英雄,茫然失措,欲哭无泪。

得知冯剑的境况,老营长臧雷用伤残的手记录下他的故事——

1984年4月28日,收复老山战斗打响,这是一场恶仗,经过两夜一昼的潜伏与接敌,于6时30分按时发起了攻击。50号高地是老山主峰南侧屏障,战术价值极高,工事坚固,火力绵密,地雷密布,平均坡度七十度,易守难攻,加之邻近的54号高地、老山主峰之敌以强大火力策应、阻击,九连瞬间出现重大伤亡。

冯剑作为徒步通信员,担负着一线班排与连首长之间信息的上传下达,频繁奔突于枪林弹雨和雷场之中,这个岗位非常重要,可以说是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的“发丝”,也是发出命令的“按钮”,不仅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还要身手矫捷眼疾手快。为了完成任务,个人素质特别出色的冯剑,也三次遭遇了生命危险。第一次,在向一排长传令途中,他独自穿越雷区,触发了防步兵跳雷,强烈的首次发火将雷体崩向空中,瞬间的冲击力将冯剑掀翻在地,他被震得昏迷过去,所幸这枚跳雷二次发火哑火了,在空中没有爆炸而落地,冯剑得以保全性命,却导致了影响终身的爆震性脑震荡,爆震性耳聋。第二次,一发大口径炮弹呼啸飞来,巨烈的爆炸将一棵大树拦腰斩断,树身轰然倒下,砸在了冯剑的头上,清醒后的冯剑将头从头盔中拔出,再次生还。第三次,冯剑与卫生员张兴武穿越敌人火力网时,密集的弹雨袭来,俩人辗转翻滾,左奔右突,完成任务时才发现,冯剑腰间的水壶已被子弹洞穿……

根据冯剑在战斗中的表现,上级给他记了三等功,连队党支部批准他火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image.png

"老山主攻团"原九连指导员李契克说——

冯剑是我们118团9连的兵,战场上他是好样的。他三次遇险大难不死,为战争胜利立了功。我们是老山主攻团,二十八号五点五十六分,红色信号弹升起来,从交趾城、猛硐、磨刀石、三转弯、芭蕉坪,炮弹都过来了,半边天都红了,火箭炮、加农炮、榴弹炮、迫击炮,炮弹从脑袋顶上都往老山飞,还有高机曳光弹,交叉着各种弧度和线条,马上就要进攻了,我想弟兄们不一会儿就尸横老山血洒疆场了,就借着爆炸的闪亮,一遍又一遍看我的兵们。我要在心里一个一个刻上他们,好些战士真是看的最后一眼了。

六点三十分,该我们了。强攻。往上冲。火箭扫雷开路,来不及的用刀砍,用身体滚雷。那上边不光地雷,还有涂着毒药的竹签、铁钉。倒下的就倒下了,没倒下的就继续冲。身边倒下的战友太多了,包括我的小通讯员。工兵营从我们连的进攻路线上排雷,排了好几百颗,那一道全是雷场,光是让我们踩倒了和用脚带出来的地雷,就有好几十颗。当时,谁也顾不上那些了。我们一个点拉一个点地攻。到50号,攻了几次,伤亡大了,身边几乎都没兵了。四班长史光柱刚刚代理二排长,带着几个战士,终于上去了。可就在战斗快结束的时候,史光柱左眼眼球被弹片削出眼眶,右眼球也被弹片带动的热力严重烧伤。他把眼球按回眼眶继续打,终因疼痛昏迷过去。打老山那一天,我们一个团就牺牲一百五十多,伤五百多,一天时间全团伤亡三分之一。我的连队比这个比例还大,伤亡将近五十,差点儿一半。那么多的战友,都不敢回想,可是一辈子也忘不了。他们都在麻栗坡躺着呢,麻栗坡陵园里,多一半都是我们师的。

历史深深镌刻着这一场旷日持久的对越自卫还击战。所有参战的热血军人以及民兵,都是当之无愧的人民卫士国家英雄。无论牺牲还是凯旋,他们每一位都是一座不朽的丰碑!战斗空前惨烈,呼啸声在历史的天空经久回荡。这场生死大战中,冯剑所在9连,是主攻团主攻营穿插连,任务异常艰巨。战士们冒着高密度雷场、漫天横飞的炮弹前行,机智勇敢左突右闯,在步步险阻的情况下,前赴后继,连续苦战,付出惨重代价,终于攻克高地,与全体参战部队一起,保证了战争的胜利,功勋卓著。战斗结束,全连荣立集体一等功,小战士冯剑也经受住了战争的考验,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幸运生还,光荣立功。战争结束,退伍战士带着关于战争深深的烙印返回故土。诚如战斗英雄史光柱说:“相对于那些牺牲了的战友,我虽然双目失明,但毕竟还活着。我的眼睛看不见了,但我的心里是一片光明。”他在诗歌《小草》中写道:“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,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;春风把我吹绿,阳光把我照耀,河流山川哺育了我,大地母亲把我紧紧拥抱……”这首诗谱曲后,唱遍祖国四面八方,妇孺皆知。这正是万千军人的写照。

image.png

冯剑退伍回到老家四川巴中,在县城找了一份临时工,生活清贫,没有医疗保险,日子简简单单按部就班。虽然好像脑震荡后遗症偶尔会小小骚扰,令他有眩晕不适感,但也并没出现什么要命的身体障碍。他以为,他会和妻子相依相伴,安然安静地渐渐老去。那场战争留给他的一切,他都珍藏着,军装啊袖章啊军功章啊,都是心底深处的宝。有时回想起来,他会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是个英雄”!这令他黯淡的生活闪出明亮的光彩。

2016年1月底,冯剑又一次来到了麻栗坡烈士陵园,只要有路费,能回来,他就会一再回来,这个地方,埋着他的心啊。一个个神圣又沉重的墓碑下,躺着的都是亲爱的情重于手足的战友们,躺着的,也是他的青春。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容清晰恍如昨日,他深深记得,也将永生不忘。而他还好好活着,还能来献一束花,敬一杯酒。

30日那天,阳光暖暖地照耀着麻栗坡烈士陵园的一排排墓碑,像慈爱的老人抚摸着他的孩子们,冯剑久久徘徊、深深鞠躬,眼中的雨又下了一场。告别、转身,一阵眩晕袭来,他抱着自己的头,就好像抱着当年的兄弟,脚步沉重地离开。返程途中行至安宁,冯剑倒下了,120急救车呼啸而至,紧急送往安宁医院抢救,呼吸机、氧气管一刻不停地与死神拔河,争抢着冯剑微弱的生命,长达一个多月的昏迷中,他又回到了1984年4月28日,回到了尸横遍野的战场,他去寻找牺牲的战友了,他还能回来吗?

妻子张玉华心急如焚地赶来,却束手无策,因医疗费不足急得团团转。史光柱接到张玉华的电话立即联系安宁医院医务部,以英雄的名义作担保,请求医院允许拖欠的医疗款出院时如数补交,并马上撰文在网上发布消息,求助昔日战友和社会爱心人士救援。第三天,他急匆匆赶到医院,让随行人员阳光、夏红昆等人放下3000多元人民币,一个星期后又往医院汇入8000多元捐款,一个月后,史光柱原所在连官兵捐款1万元,由连长亲赴巴中,将筹款交给已转院回四川巴中的冯剑和他妻子。2016年底冯剑脑梗换血,冯剑妻子再次给史光柱打电话求助,她借遍亲友已无计可施。在史光柱的一再努力下,冯剑的手术得以如期进行。但是,以后呢?

两年来经过后期治疗和家人的精心照料,冯剑已能从床上坐起来了。但毕竟脑干出血活下来的概率只有微乎其微,他能成功活命,而且从全身瘫痪到扶着病床能在床边站几分钟,已是他的造化。只是他已失去生活能力,曾经帅气的面容变得扭曲,勉勉强强断断续续地说出一句话,别人也听不清说的是什么。吃喝拉撒都需要照顾,一张病床成了夫妻俩的全部天地。没有了工作能力也就没有了工资。这位坚强的战士,当年的战争没能毁灭他,病魔也依然不能毁灭他,然而如此重疾治疗恢复是个漫长的过程,后期医药费用这个天大的问题,可怎么办呢。战场上死里逃生的英雄,谁能帮他续命?

那一场战争过去了三十五年,当年的热血战士都渐渐老了,他们如今怎么样了?是否都有一个安详的晚年?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冯剑,有多少冯剑一样的老兵在病痛中满怀期待?我们这个日益富有的社会,是否能伸出援手救助他们?军人流血,还要让他们流泪吗?

愿天下不再有战争,不再有急难,愿人人老有所养、病有所医!救救冯剑!

本次救助冯剑由诗人健如风撰文,鉴于冯剑负债17万元,还有接下来的医疗费用,拟定目标捐款20万元,从5月5日7:00开始至5月8日23:00结束,一共将近四天时间,若中途筹齐款项随时截止。无论收到多少钱都是善良的人们大爱付出,我们对天下人心充满信心。

文章中部分资料信息及引用文章、照片由参战军人们提供,部分来自网络,有删改。向原作者致敬!若涉及版权问题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再次感谢!



已完成
  • 已 募 集

    8,127.01 元
  • 支持人数

    132人/次
  • 目标金额

    200,000.00元 完成:4%
  • 受 助 人

    冯剑
  • 项目地点

   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中城北街泰和小区3号
  • 募捐结束
发起方/执行方

浙江省百草园公益服务中心

浙江省绍兴市

项目联系人

赵慧子

电   话:13575547541

QQ /邮箱:398731236

善款接收

宁波市善园公益基金会

善园基金会捐款渠道

户   名:宁波市善园公益基金会

帐   号:3901150019000368944

开户行:中国工商银行鄞州支行营业部

地   址:宁波市鄞州区泰康西路399号(宁波·善园)

联系我们

0571-87165191(杭州团队)
0574-87412436(宁波团队)

Copyright © 宁波市善园公益基金会 版权所有 浙ICP备15018913号-1 杭州智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

在线客服

online service
亲,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为了您更好的体验,您可以:点击升级IE浏览器,或点击下载谷歌浏览器